阿里调架构 再做加减法

科技前沿 2019-06-19 13:24:13 177

  

 

  

 

  7个月后,阿里再做加减法,在6月18日的调整中,阿里新零售排头兵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钉钉归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这都是阿里对于业务聚焦的考量。还有一些变动,则是阿里对边缘业务的调整和试探,如阿里大文娱瘦身,聚焦优酷、阿里影业等,将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发展不顺且面临巨大冲击的业务并入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阿里集团CFO武卫兼任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则旨在将战略投资与财务体系一体化。

  统一ToB业务

  在这次调整中,阿里多涉及面向未来的业务板块。钉钉作为阿里针对企业市场的核心产品,进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钉钉CEO陈航向阿里集团CTO兼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汇报。

  这样的安排,在阿里上次组织升级时就初见端倪。2018年11月,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时,阿里CEO张勇提到,“阿里云智能平台是阿里集团平台战略的延伸和发展,目标是构建数字经济时代面向全社会基于云计算的智能化技术基础设施”。

  2019年3月,张建锋在阐释阿里云定位时表示,云智能升级之后,阿里ToB的服务都必须通过阿里云智能平台,包括阿里的金融云、钉钉以及新零售的核心技术和新产品。

  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认为,“钉钉的产品属性和电商、文娱等产品不同,它的业务逻辑与云业务更契合,直接向云智能事业群总裁汇报,有利于及时调整和改进产品策略与运营”。

  在企业级应用市场,钉钉与企业微信被公认为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根据毕马威、阿里研究院2019年4月发布的报告,钉钉在智能移动办公领域的活跃用户数排名第一。企业微信方面2019年初则表示,企业微信覆盖超过50个行业,新增企业100%,活跃用户新增120%。

  钉钉公关部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钉钉是帮助企业完成工作方式数字化变革的平台。钉钉进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能形成乘数效应,能让我们为企业更好地提供一体化的基础服务。”

  “可以说,钉钉是阿里面向未来的重点应用,在产业互联网战场承担着渠道的作用,另一个不能放弃的阵地是盒马代表的新零售,零售是阿里的优势,新零售是阿里版图的延续”,比达分析师李锦清说。

  这种重视显而易见,在6月18日的调整中,盒马是唯一升级为独立事业群的业务板块,由侯毅继续担任盒马总裁,直接向张勇汇报。

  拆分大文娱

  对于大文娱板块,阿里做的是减法,具体包括重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担任总裁,负责UC及旗下移动创新业务、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任命樊路远为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总裁,负责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此前,阿里大文娱高管调整频繁。2016年6月-2017年11月,俞永福出任阿里大文娱总裁,之后杨伟东和樊路远先后担任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而张勇此次任命樊路远为阿里大文娱总裁,被认为是樊路远“转正”,有助于对大文娱板块统一管理。

  在调整前,UC、阿里文学、阿里音乐都隶属于阿里大文娱,这次拆分进入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等于剥离了阿里大文娱近一半的业务。张勇重点解释了调整目的:充实创新业务的领导力量和组织保障;明确大文娱一号位,聚焦大文娱各业务的紧密融合。

  阿里大文娱内部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朱顺炎此前就是阿里大文娱创新业务及UC总裁,由UC孵化的印度短视频社区Vmate也刚刚进入创新业务事业群,所以阿里此次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由朱顺炎统一管理也是顺理成章。而此次将UC、阿里文学、阿里音乐纳入创新业务事业群,主要是根据业务属性和创新赛道选择上的一次归位,“因为UC、文学、音乐业务的未来方向都偏UGC类型,协同交互性更强,而樊路远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总裁之后,所负责的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业务,相对来说彼此之间业务紧密度也更强一些”。

  站在产品的角度,李松霖分析:“从业务性质看,阿里文学和UC,阿里音乐和天猫精灵都有很好的结合点,文学和音乐类产品也都讲究版权资源的争夺。相反,阿里大文娱剩下的优酷、阿里影业、大麦更聚焦于影视娱乐方面,讲究自身打造IP的能力,联动性也更强。”

  不过,阿里大文娱和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有一个共同特点:鲜有占据行业优势的产品。根据市场分析机构Canalys和StrategyAnalytics数据,2019年一季度,天猫精灵的出货量滑落至中国市场第二。曾经的在线视频老大优酷也逐渐掉队,阿里音乐与腾讯音乐集团的用户和版权差距则是长期事实。在拆分前,阿里大文娱带来的亏损也屡次被业内人士诟病,2019财年阿里大文娱收入同比增长23%至240.77亿元,亏损157.96亿元。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则表示,阿里巴巴这次调整是将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调整同步进行的,原本属于阿里大文娱的阿里音乐和阿里文学在整个阿里大文娱的体系中市场表现相对处于弱势,而且与阿里大文娱其他板块的业务并未明显形成联动,“可见阿里巴巴此次调整的核心目的是集中优势资源推动阿里大文娱的发展,同时让阿里大文娱卸掉一部分负重”。

  投资下半场

  “创新不能依赖阿里集团或阿里大文娱的生态,要从用户价值出发。业务必须从零开始,不能提到创新就是买”,朱顺炎不久前曾这样表示,但这并不意味着阿里会在战略投资上做减法。

  以阿里大文娱板块为例,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内容投入依然是阿里大文娱未来战略的核心。这种内容投入是基于互联网内容体系的深耕,这是阿里大文娱的优势,也是文娱产业发展的未来趋势。就像同样是以互联网起家的奈飞,奈飞的品牌战略就是内容投入,虽然一开始投入巨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容投入的优势也愈加凸显。

  其实,阿里集团战略投资部的思路也以“买买买”为核心。阿里对这种打法也十分重视,任命武卫兼任阿里集团战略投资部负责人。在这次调整中,阿里有两大业务负责人直接向张勇汇报,战略投资部就是其中之一。

  多业务、开放式的发展思路下,战略投资成为阿里、腾讯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的默契之选。张勇做出以上调整,是希望实现战略投资业务与财务体系一体化。

  虽然这是阿里今年以来第一次调整组织架构,但却是BAT中调整架构最频繁的一家,距离上次升级仅7个月。

  李松霖认为,“这是因为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今年要卸任,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阿里要进行调整以适应后续发展。另外,阿里在很多通过收购投资的业务中,都参与到了运营层面,频繁的架构和业务调整,有助于这些业务尽快适应阿里整体的发展。腾讯也有很多战略入股的项目,但进入到核心运营管理的情况较少,因此架构调整没有那么频繁”。

  北京商报记者魏蔚宗泳杉